現代資訊現代實驗室裝備網
全國服務熱線
021-51198415、0731-84444840

7省份規劃新建省級疾控中心,全國近20個P3實驗室同步建設中

   日期:2020-08-13     來源:南方都市報    瀏覽:1082    
核心提示:  8月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疫情仍然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預計疫情持續時間較長,需要有長期應對措施?! ?/div>
   8月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疫情仍然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預計疫情持續時間較長,需要有長期應對措施。

  今年,中央深改委會議已經三次提及公共衛生體制改革。雖然中央層面的公衛改革相關文件尚未出臺,地方已經紛紛行動起來。

  據南都記者觀察,不少省份已經先行啟動新一輪的疾控和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建設。一些省份推進了省級疾控中心的新址遷建。值得關注的是,各地都將生物安全三級(P3)實驗室建設列入規劃,形成了一股建設風潮。

  

   2月25日,工作人員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P3實驗室傳遞窗口接收剛剛從浙江省疾控中心運抵的疫苗生產用新型冠狀病毒毒株。 新華社發(劉沛誠 攝)

  中國有多少個P3實驗室?

  根據危險度等級,包括傳染病原的傳染性和危害性,國際上將生物實驗室按照生物安全水平分為P1(Protection level 1,相對應BSL-1)、P2、P3和P4四個等級。

  以新冠病毒為例,P2實驗室可以進行新冠病毒的臨床檢測,但涉及病毒株的分離、疫苗和抗體研究以及新型病原體研究,都需要在級別更高的P3實驗室或者P4實驗室完成。

  在新冠疫情發生后,除了中國疾控中心外,湖北、廣東、上海、安徽、浙江、河南等省級疾控中心就在P3實驗室里分離出了新冠病毒毒株。

  官方沒有公布中國全國范圍內P3實驗室的數量和分布,不同信源的說法不盡相同。

  據科技日報報道,2003年的SARS疫情后,我國先后建立了近40多個P3實驗室和2個P4實驗室。2個P4實驗室分別設在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和哈爾濱獸醫研究所,P3實驗室則主要集中在國家和地方疾控中心。

  全國人大代表、華蘭生物董事長安康的說法是,目前國內生物安全三級(BSL-3)實驗室(以下簡稱P3)有89個,其中55個為細胞研究實驗室。

  總體而言,P3實驗室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細胞研究實驗室,還有一類屬于動物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ABSL-3)。

  據《財經》雜志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中國大陸目前有68個P3實驗室,其中55個為細胞研究實驗室(BSL-3),13個為感染動物實驗室(ABSL-3)。

  相比之下,較為官方的一組數據是——中國科學院黨組書記、院長白春禮2020年4月在發表于《旗幟》雜志的署名文章《為全面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提供有力科技支撐》中透露,目前我國通過科技部建設審查的P3實驗室有81家,正式運行的P4實驗室2家。

  “而美國有12個機構擁有P4實驗室,P3實驗室近1500家,(中國的)差距和短板比較明顯。”白春禮提到。

  

  整理:吳斌、楊天慧,制圖:何欣

  多個省份規劃新建省級CDC

  新冠疫情仍然在全球范圍延燒,國內的疾控體系改革已經啟動。

  南都記者了解到,目前,包括云南、北京、重慶、寧夏、山西、湖南、海南在內,至少7個省份正在規劃建設省級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新址。

  這些省份普遍在省級疾控中心新址建設中,規劃了P3實驗室的建設項目。其中,北京、寧夏、山西、湖南、海南的省級疾控中心此前沒有P3實驗室。

  從目前中央政策和地方公開消息看,彌補省級疾控的設施設備短板,是新冠疫情之后官方發布的《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中排在第一位的任務。

  原先沒有P3實驗室的省級疾控中心或將在疫情之后填補空白。

  5月20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布《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提出全面改善疾控機構設施設備條件,實現每個省至少有一個達到生物安全三級(P3)水平的實驗室,每個地級市至少有一個達到生物安全二級(P2)水平的實驗室,具備傳染病病原體、健康危害因素和國家衛生標準實施所需的檢驗檢測能力。

  方案要求,國家、省級疾控中心重點提升傳染病檢測“一錘定音”能力和突發傳染病防控快速響應能力。

  規劃新建的省級疾控中心普遍強調突出實驗室檢測能力提升。

  7月8日,湖南省疾控中心擇址新建項目作為省級重大建設項目,正式開工建設。據了解,湖南省疾控中心總占地約106畝,總投資約4.33億元,建筑總面積約4.5萬平方米。

  建設內容以實驗室為主,包含生物實驗樓、理化實驗樓、毒理實驗樓、公共衛生業務大樓、后勤綜合樓五棟主體建筑,以及一棟獨立的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可以開展包括新型冠狀病毒在內的高致病性微生物的檢驗檢測和科學研究,以滿足湖南傳染病防控的需要。該項目計劃在2022年上半年建成并投入使用。

  山西省委省政府也擬“投資10億遷址新建省疾控中心以及P3實驗室”。寧夏回族自治區疾控中心遷建項目也在進行當中,遷建項目也規劃了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當地官方提出年內開工建設。

  位于北京的中國疾控中心雖然已經在昌平園區建設了國內最大的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群,可以開展鼠疫、結核、禽流感、黃熱病、寨卡等多種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的實驗室活動,但北京市屬的醫療衛生機構也沒有一所P3實驗室。

  “北京市未來會著力加強P3實驗室方面的建設,把疾病預防控制體系的能力再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北京市衛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5月曾對外表示。

  目前,北京市疾控中心正在規劃建設新址。7月29日,北京市發改委主任談緒祥在北京市人大常委會上介紹,下半年,北京將推進P3實驗室建設。

  

  整理:吳斌、楊天慧,制圖:何欣

  云南投90億元建公共衛生體系

  重慶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唐文革介紹,該市在2011年就已建成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具備了高致病性微生物檢測能力。

  目前,重慶也在推進重慶市疾控中心遷建工程。重慶市衛生健康委規劃發展處處長王世純5月也對外透露,該市為抓好疾控體系現代化建設,通過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遷建工程建設,將加強實驗室設施設備配置,建設菌毒種庫和生物安全三級(P3)實驗室,提升傳染病檢測“一錘定音”能力。

  相比之下,云南省的動作更大,行動也更早。該省2月底就啟動了90億元的重大公共衛生體系建設項目。4月10日,云南省政府發布了《云南省重大傳染病救治能力和疾控機構核心能力提升工程實施方案》。

  根據這一方案,云南將一舉遷建省疾控中心、省地方病防治所、省寄生蟲病防治所,按照建設“區域性國際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要求,建設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5個世界衛生組織網絡實驗室、生物資源管理中心及國際公共衛生合作交流中心,建立云南巴斯德傳染病研究聯合實驗室,成立省預防醫學科學院。

  云南省的P3實驗室數量并不落后,事實上在中國各省份中處于領先地位。

  據《云南日報》此前報道,早在2003年時,云南省建成的P3實驗室就已經有4個,分別設在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原成都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云南出入境檢疫局和云南省流行病學研究所,4個實驗室分別從事不同的研究。

  云南省疾控中心和云南省地方病防治所也設有P3實驗室。云南省衛生健康委主任楊洋今年5月曾對外披露,云南在16個州市建了9個省級的P3實驗室。

  除了這7個正遷址新建省級疾控中心的省份外,貴州、陜西、江西、黑龍江疾控中心也在建設這些省份的第一個P3實驗室。

  海南省盼有一個自己的P3實驗室

  在31個省區市當中,海南省比較特殊。中國除港澳臺外,有沿海省份11個,目前僅有海南省沒有P3實驗室。

  在18個沿?;蛘哐剡吺》葜?,目前僅有內蒙古、黑龍江和海南還沒有P3實驗室。今年6月,內蒙古自治區二連海關對外消息指,內蒙古總投資3000萬元的公共衛生領域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落戶二連浩特市。黑龍江省疾控中心的P3實驗室也在建設中,今年4月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邢若齊曾考察該實驗室。

  海南省盼望全省第一個P3實驗室的心情可以說十分迫切。

  2016年,??谑写韴F在海南省兩會上提交了《關于建設海南省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的建議》。這份建議稱,海南島地處熱帶亞熱帶氣候,傳染病病原微生物種類復雜多樣,熱帶傳染病較為多發。同時隨著國際旅游島建設,對外高度開放,人流、物流等活動十分頻繁,各種傳染病輸入甚至傳播的可能性非常大。為了快速、及時地檢測如埃博拉出血熱、中東呼吸綜合征等高致病性傳染病病原體,需要生物安全級別較高的P3實驗室。

  此外,“海南遠離祖國內地,交通主要依賴航空(2015年起民航部門已經明令禁止民航客機搭載高致病性傳染病樣品),不利于高致病性傳染病病毒樣品的運輸,影響傳染病疫情的及時診斷和處置,也存在高致病性病原體在轉運、保藏、檢測等環節中的感染風險。”上述??诖韴F建議提出。

  “目前海南省疾控中心由于場所、環境所限,不具備建設P3實驗室的條件,而??谑屑部刂行木邆浣ㄔOP3實驗室的相關條件。如果省級尚不具備條件,??谑锌梢韵刃薪ㄔOP3實驗室,為全省傳染病防控需求提供服務。”海南省人大代表這樣建議。

  這份建議交給海南省原衛生計生委答復。

  官方的答復意見是,“省疾控中心的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已在國家發展改革委和科技部正式立項,只是受地理位置及實驗室用房面積等因素限制,省疾控中心暫時不具備建設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的條件。但是,目前海南衛計委已將省疾控中心整體搬遷列入‘十三五’規劃項目,以推動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的建設。”

  答復還指出,“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的建設費用高,管理要求嚴格,建成后的運行維護成本也很高。根據??谑姓畷k意見,認為目前??谑薪ㄔOP3實驗室的條件還不夠成熟。”

  2年之后,2018年,海南醫學院校長、海南省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楊俊又提交提案,建議支持海南醫學院成立“一帶一路熱帶醫學研究中心”,并建設P3實驗室。

  楊俊也提出,一帶一路熱帶醫學研究中心研究涉及許多傳染病的病原微生物,建立P3級生物安全實驗室,進一步提升該中心的公共衛生檢驗檢測能力和科學研究水平,為傳染病防控及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提供強有力的技術保障。

  這一年,衛生計生委給出的答復是,“考慮到省疾控中心整體搬遷建設時間較長,海南醫學院有積極性,我們不反對我省首個P3實驗室可以由海南醫學院建設。”

  目前的最新消息是,2020年3月,海南省發改委已經批復了海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異地新建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6月已開始公開招標。

  地級市疾控中心也在規劃建設P3實驗室

  從各地新一輪的公共衛生基建看,出于對疫情防控傳染病檢測“一錘定音”能力要求,省級疾控中心仍然是P3實驗室建設的主要陣地。

  不過,一些城市的疾控中心也提出建設P3實驗室建設。比如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湖北武漢市就提出,全面改善疾控機構設施設備條件,將新建武漢市疾控中心綜合實驗樓、集成P3實驗室和動物實驗室等,并改擴建各區CDC、建設P2實驗室。

  據悉,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綜合實驗樓項目總用地面積約50畝,總投資5.5億元人民幣,其中P3實驗室面積達到3000平米。

  這樣的話,湖北省CDC和武漢市CDC將分別擁有P3實驗室。湖北省疾控中心的P3實驗室是在2009年建設的。

  類似湖北武漢這樣的布局也出現在福建。5月末,福州市人民政府發布消息,福州市疾控中心新址建設項目已經完成方案優化,將于9月動工。福州市CDC新址面積將達原址近5倍,包含P3實驗室。此前,福建省疾控中心P3實驗室在2006年就已經獲得了原衛生部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實驗室資格證書》。

  深圳市也是一個有兩個P3實驗室的城市。深圳市疾控中心和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分別擁有自己的P3實驗室。

  此外,南都記者從濟寧市疾控中心了解到,作為地級市的濟寧也在籌建公共衛生檢驗檢測中心,也在規劃建設P3實驗室。

  中國高校P3實驗室偏少

  相比發達國家,中國的P3實驗室總量偏少。而在結構上,中國的P3實驗室更多集中于疾控系統,高校系統的P3實驗室數量很少。

  “我國的生物醫學基礎研究的高端人才主要集中在一流大學和科研院所,但是只有幾個P3實驗室設在大學和研究機構。”清華大學醫學院副院長張敬仁今年3月在一次采訪中說。

  有一個數據是,“全國科研機構和高校中擁有能夠從事非獸類病原體研究P3實驗室的只有8家,并且規模和對外合作共享的范圍極為有限,遠遠無法滿足病原學科研需要。”國家疾控中心原主任、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李立明等專家近日在中華流行病學雜志上發表的文章《關于改革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救治體系的建議》中提到。

  以北京為例,北京是國內醫學研究重鎮,雖然中國疾控中心和中國科學院在北京有P3實驗室,但“北京的高校卻沒有一個高級別生物安全實驗室”,張敬仁說。

  據南都記者梳理,國內擁有P3實驗室的高校包括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南方醫科大學、廣西醫科大學、中山大學。武漢大學擁有可進行大動物實驗的生物安全三級動物實驗室(ABSL-3實驗室)。

  2019年11月,科技部正式批復同意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P3實驗室建設申請。湖南中醫藥大學也在申請P3實驗室項目。

  今年4月23日,華中科技大學官方微博稱,近期湖北省發改委批復了該校申報建設的多個項目,其中包括一個應急防控P3實驗室。“華中科技大學應急防控P3實驗室及檢測中心”的整體估算投資金額達到約17億元。

  也有醫院在申請P3實驗室建設

  此外,一些醫學院校的附屬醫院有P3實驗室。李蘭娟院士所在的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就設立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這里有P3實驗室。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也有P3實驗室。

  新冠疫情發生后,四川加快了P3實驗室建設步伐。四川大學華西醫院院長李為民透露,四川的兩個P3實驗室有望在一年內建成,并投入使用。其中一個P3實驗室將建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將重點關注基礎研究、病原學研究和轉化研究,也包括疫苗抗體研究。

  目前四川沒有真正意義上的P3實驗室。另一個P3實驗室將建在四川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將主要用于病原體分離溯源、檢測,滿足防控需要。由于疫情的需要,四川省疾控中心的P3實驗室預計竣工時間也提前了。

  除上述醫院之外,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也都有自己的P3實驗室。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公衛中心P3實驗室可能是全國年利用率最高的生物安全實驗室之一。上海公衛中心教授張永振團隊在全球6000多種病毒中發現了2000多種,在國際病毒學分類委員會為病毒劃分的14個目中,該實驗室貢獻了其中3個目。

  上海公衛中心的院長朱同玉今年5月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上海公衛中心不只關注臨床治療,也具有強大的科研實力。上海公衛中心有250多名醫生,有150多名科研人員。

  今年前4個月,該院專利轉讓獲得的收入超過3個億,其中有2.5億是和疫情有關的藥物研究相關專利轉化,另外還有5000萬是結核病的研究成果轉化。醫院的科研投入占比達到5.7%,一般醫院的科研投入大概只有1%-2%。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李立明等專家也建議,為滿足新發傳染病病原學研究的迫切需求,同時做好生物安全防護,需合理布局,統籌規劃,增加P3實驗室的數量,爭取為重點疾控機構、科研機構、高水平綜合或??漆t院和承擔國家相關任務的高水平醫學院校配備P3實驗室,同時適當增加P4實驗室的數量。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网上现在能干啥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任二计算方法 时时彩软件是真的吗 上证指数股吧szz 河北十一选五每天走势图 大乐透杀号16法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一定牛 秒速牛牛网址接受上万象 展鹏配资 甘肃快3今天专家推荐 下载3d彩票app